當前位置: 首頁 » 企業資訊 » 企業勝經 » 正文

失去的機床,美國能重新奪回來嗎?

字體: 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23-03-28  來源:知識自動化(zhishipai)  瀏覽次數:1088

美國制造的振興有很多事情要做,芯片已經成為興奮劑。

美國商務部近日公布《Chips》芯片法案,近400億美元現金補貼如何使用?這些細則令人關注。美國政府最近變成了“芯片政府”,這幾個月連續圍繞芯片戰,頻出重拳。拉攏荷蘭和日本政府搞裝備圍堵;拉攏日、韓國和中國臺灣搞CHIP4小四國。而美國半導體企業界面向未來已經規劃有近3500億美元的投資。這些舉措,不斷刷新耳目,讓人在連環拳的風聲中,感覺到美國似乎正在奪回芯片制造的優勢。

那么,美國能否重新奪回制造優勢?可以換一個角度看一眼。

看完麻省理工學院1989年完成的《美國制造業的衰退及對策:奪回生產優勢》。

關心制造業,一向是麻省理工學院的傳統。它來自的校長往往會親自過問這項傳統,進行規?;{研并向白宮提交建議。俯瞰美國制造,提供全景式掃描,是該學院的拿手好戲。質量之高,不次于任何一個智庫研究。

實際上,它在1986年就成立了一個美國制造業生產率委員會CIP。這個委員會在經過三年大量調研美國制造業現狀之后,分析了半導體、家電、鋼鐵、機床等行業的美國衰退情況,完成了這本書。面對銹跡斑斑的美國機器,麻省理工教授們痛心疾首,向白宮大力呼吁要挽回美國生產效率,并且給出許多對策。

現在離這本書已經過去了三十四年,只能說美國現在原有的制造業情況會更糟糕。如果說當時還只是行走不便,現在只有靠著外部輸液吊瓶,美國才能保持現有的活力。換言之。美國需要高度依賴國際貿易,一個高度有效率的供應鏈是美國繁榮的基礎?,F在美國執意打碎既有的輸液瓶,尋求重新打造一個新的瓶瓶罐罐。

那么,我們現在就來看看當時為什么美國的機床會衰落下去?

美國機床在二戰后一度繁榮。在60年代中期,美國進口的機床只有4%,是絕對的凈出口國。而到了1985年則有超過50%的機床來自進口,深陷貿易逆差的泥潭。

《奪回生產優勢》這本書分析了美國機床產業墮落,主要給出了以下幾個原因:

第一是美國用戶采用設備技術更新不積極,導致美國市場對機床需求不足。這個聽上去很奇怪,但事實如此。在上個世紀70年代,德國、日本、法國都在大力更新設備;而美國卻慢條斯理,太自信了。另外一個原因,其實也是華爾街的干涉。華爾街不太喜歡這些重資產投入。因為它降低了企業的利潤情況。

實際上美國制造業的投資在八十年代并不活躍,這也導致機床投資更是腰斬。

美國機床衰落與興旺之路
圖:美國機床衰落與興旺之路,蘭德:1994年

第二個原因是美國機床家族小企業很多,多是工匠創業,二三十人的機床廠很多。當全球手動機床向數控機床邁進的時候,這些四分五落的小企業無法完成轉型。

說到這里,人們會很驚訝,畢竟NC數控系統就是在麻省理工最早推出來的。然而美國卻錯失了機床數控化的最佳時機。而日本和德國則迅速集中資源。日本通產省扶持日本發那科,只做數控系統。發那科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在日本已經占據了日本控制器將近90%的市場。而西門子則憑借電氣電子優勢,其數控系統也得到了德國機床廠家廣泛的使用。而在美國,通用電氣GE和AB(現在的羅克韋爾)兩家公司卻仍然提供專機控制系統。使用者很難操作,維修復雜。這個看似很小的差異,讓美國數控機床錯失黃金發展時期。

第三是一個國家的系統整合能力。日本政府呈現了強大的規劃能力,它大力促進中小企業合并。最后使得日本70家機床廠Top14家,占據幾乎三分之二的市場。另外,讓這些機床廠家采用專業化分工,一個企業只做一個產品。如岡田只做磨床,山崎馬扎克只做加工中心。這看起來很像是中國在“一五計劃”中采用的十八羅漢機床,各自有專門的分工。日本制定了標準化,打通了產品的模塊化。又鼓勵企業專業化分工,使得日本機床是全國進退一盤棋。德國則采用了“母工母機”策略,工業母機上面一般都是工程公司集團,統一協調旗下的機床策略。德國和日本都采用系統規劃發展機床的方式;而美國還在各自為政。即使當時出現了聯合集團,如UNOVA收購了不少機床品牌,但仍然是各行其是,沒有實現子品牌的整合。

第四個原因是美國沒有出口戰略,競爭力不足。美國機床滿足于通用機床,而忽視專用機床的發展——后者又費力,利潤又不高。這一點,也曾是中國大連機床在2010年之后采取的策略——像賣汽車(白菜)一樣賣機床。這種發展通機的理念,最后導致了大連機床的破產之路。為了資助機床廠家出口,日本政府悄悄地為日本機床出口提供了大量形形色色的隱蔽資金。它聲稱只有50萬美元,但美國律師發現了這種補助的秘密渠道,實際上每年提供了至少10億美元的資金。出口戰略讓日德在全球練兵場上提升了自己的競爭力。德國靠著高端機床,日本則憑借低價格、快交付和強服務。雙雄駕到,直接擠垮了準備不足的美國機床。

而美國政府也坐視不管,既沒有出錢提供共用的基礎研究機構,讓中小企業可以完成創新,也沒有促進推動工程教育。當時,機床界唯一復興的經費往往來自國防部,但后者有限的項目其實是無法勝任的。更重要的是,當時有一種輕視制造業的趨勢。大學不肯培養這樣的大學生,而高材生就業也很少。而機床被看成是一種“窩窩囊囊”的產業,這導致美國機床處于人才失血的狀態。

然而,麻省理工的報告,看上去并沒有被美國政府重視。

實際上美國蘭德智庫在1994年也推出了一個《美國機床衰落與興旺之路》的報告,洋洋灑灑幾百頁,最后看上去也沒有被采納。

2010年,麻省理工的制造業生產率委員會CIP再次花費三年,又做了一次美國制造業競爭力的調查。這次,焦點放在美國制造如何實現創新。

但整體看,這些智庫苦口婆心的效果都不明顯。麻省理工學院總結的很多經驗,至今仍然無法突破。道理說的很清楚,奈何美國制造系統性缺陷也很明顯。

美國的機床已經無法挽回了?,F在就看芯片。面對美國政府的補貼,親兒子英特爾和美光早已志在必得,這兩家似乎想拿走60%以上的份額。而在美國同樣投下400億美元巨資的臺積電,似乎可能只能分得10%。同樣投入巨資的美國三星,也多不了太多,這讓臺積電和三星都處于尷尬局面。而且,使用這些法案的補貼還有很多令人抓狂的細節,效率也沒有想象那么高。

在此全球化出現供應鏈大分流的時刻,決戰卻在美國本土之外的戰場。實際上未來就是要看,中國的供應鏈如何跟全新的平行供應鏈進行效率對決,建立碾壓性的中國制造優勢,才能讓那些東南亞和墨西哥的供應鏈永遠處于備機狀態。

 
 
[ 企業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 
 
一周資訊排行
圖文推薦
 
 
 
 
久久亚洲精品成人无码网站_亚洲国产成人无码av在线影院_八戒八戒神马影院在线观看8_24小时最新在线视频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